从温州打工仔到企业家的逆袭之路

与陈总真正相识在今年温州市党校的培训班上。我俩刚好坐同桌,他个子中等,略有发福,烔烔有神的眼神很是吸引人。不过,首先吸引我的是他的乡音。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,我对他的经历充满了好奇,觉得他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     
 
 三天紧张的党校学习生活结束之后,我就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通过交流,我对他在温州的创业经历真是佩服至极。 可以说是努力,坚持,不怕失败成就了他。       
 
 陈光红,1972年12月出生,出生于安徽省蚌埠市五河县安淮村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。  1979年到1984年在村里安淮小学读书,1984年至1986年就读于安淮中学。1986年中学毕业后,因家中兄弟多,经济困难,辍学回家。年仅16岁的他便开始背井离乡,外出打工或做点小生意贴补家用。他先后在凤阳干过杂工,做过服装裁剪,还在南京卖过一段时间猪肉。 随着沿海经济发展,92年底跟着老乡来浙江温州打工。在温州二年,他靠着吃苦耐劳赢得了厂里老总的欣赏,一直做到厂里车间主任。然而,他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给人打工,他决定单干。94年底,他鼓动两个老乡合办了个打火机厂。由于刚开始办厂,没有经验,对成本预算不足,控制不好产品质量,加上利润又低,辛辛苦苦干了两年不够给工人发工资不说,还欠下一屁股外债。于是,95年底关打火机厂被迫关门。  为了还债,他又开始了继续打工的生活。在温州永久锁厂一干就是三年。三年之后,他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,手中还略有积蓄。他心里又开始不安份起来。后来在电镀厂打工,由于平时表现好,工作勤奋又学到了电镀技术。老板看他为人实在,加之老板自己要去国外做生意,便决定把电镀厂承包给他,全权转让给他经营。 接过电镀厂后,他开始规划如何做大做强。正当订单接踵而来,应接不暇,他也卯足精神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,却赶上温州大力开展环保验收工程,电镀厂里没有污水处理器不能开工。由于前期转让厂已经花了几十万,他根本没有多余资金再投入废水处理器。面对几十万元一台的污水处理器他急得一筹莫展,只能一天一天拖下去,加上房租工资水电费,一直拖到厂子倒闭。这次艰难创业又欠下十二万的外债。   
 
 面对连续两次创业的失败,他没有气馁,他相信只要努力坚持就一定能成功。 他有个老乡在双屿做鞋厂,让他过去帮忙打理下,也顺便看看能不能有转机。从杨府山到双屿,从温州城市的最东边一下转到温州的最西边。在朋友鞋厂待了半年,他看准了喷光厂的前景和利润空间。由于双屿是鞋都中心,鞋厂喷光的业务既挣钱还没有风险。于是,他说干就干。四处奔波筹备,第三次创业就这样开始了。 喷光厂的生意如他所料,订单不断,生意异常火爆。随着生意业务的不断扩展,他又开始代理卖喷光油漆业务,赚了温州的第一桶金。      
 
            
(陈总在外地考察项目)
 
 近年随着温州鞋企转型加剧,喷光厂生意辉煌不再。于是,他又开始瞅准商机,经过综合考察分析,决定在2008年先后投资120万进军鞋面化工鞋材生意,2009年投入资金60万入股杭州投资汽车装饰美容公司。2015年11月斥巨资把黄鹤楼啤酒成功引入温州,成为温州地区总代理。2016年8月在双屿投资二百多万开了一家大型养生馆。他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涉足各行各业。 
 
 不怕千万人阻挡,只怕自己投降,他硬是凭着徽商的一股干劲、闯劲和不服输的精神,在一次又一次跌倒后,勇敢爬起,依旧自强不息,奋发进取,最终收获了自已人生的春天。十几年前的打工仔到如今逆袭成功的企业家。这其中的所经历艰辛和苦难是别人很难体会到的。    
   
我想起孟子《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》的一句话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是(斯)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"。        
我想陈总用行动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【作者简介】何文杰,笔名文丐。1979年8月生。安徽省亳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、温州市亳州商会副会长、温州市安徽商会理事兼文宣部成员、温州市古玩商会书画委员会成员、《清风文学微刊》主编,在各类纸媒及微刊平台发表文学作品、新闻稿件300多篇。除文字外,闲暇之余,热衷于传承中国传统文化,尤对书法艺术情有独钟,有自已的清风文艺(书法)工作室,着手专业从事企业文化策划,名人自传编辑,书画艺术交流等工作。在各级文学书法作品大赛中多次获赛,曾被中国江都书画院聘为艺术指导,被山东新世纪书画院吸收为院士。曾获中国诗星,优秀书法家称号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929job.com/wenzhougushi/61.html